中新網成都12月21日電(上官雲) 20日下午,中國作家榜文化盛典在成都舉辦,共頒發超過十個獎項,“童話大王”鄭淵潔、著名編劇蘆葦、康麗雯等人悉數到場。這個已經持續八年之久的文化事件在飽受關註的同時,一些質疑也悄悄浮出水面。20日晚,該榜單創始人吳懷堯接受中新網記者專訪,對相關爭議一一回應。同時,吳懷堯一再強調,“作家榜”絕對沒有把文學娛樂化,而是希望使作家的社會地位受到更多關註,“之所以聘請明星助陣,也是希望借助他們的影響力來推廣閱讀。”
  此外,吳懷堯還表示,原來的中國作家富豪榜正式變更為中國作家榜,擴大涵蓋面,“創立之初是為了吸引社會關註作家群體,在這個目的達到之後,應該讓作家榜成為一個“超級平臺”,反映全民閱讀的潮流,發現更多默默無聞但有才華的作家。”
  子榜單不固定設置不科學?回應:經過精細調研 均承擔“戰略角色”
  查閱“中國作家榜”歷年來的變化可知,它的子榜單並不固定,從最開始的單一榜單逐漸增加,並且有所調整:2013年子榜單設置“外國作家富豪榜”、“編劇作家富豪榜”等,2014年又增設“明星作家富豪榜”……這些子榜單的設置有無必要?是否規範並能對閱讀起到作用?讀者的心中都打著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些問題的答案在吳懷堯那裡都是肯定的。他首先詳細分析了過去八年作家榜及子榜單的變化情況及原因。他介紹,不管是去年增加的“編劇作家富豪榜”還是“外國作家富豪榜”都不是一時心血來潮,而是經過精心調研和長時間策劃,每個榜單確定推出至少需要一年時間,“換句話說,它們都承擔了自己的戰略任務和角色。”
  何為“戰略任務”?吳懷堯拿“網絡作家富豪榜”舉例。他介紹,當初決定推出這個子榜單是因為發現目前在提到網絡作家的時候,有些所謂的傳統作家不屑一顧,將之看作文學快餐,“但是如果換個角度思考,為什麼文學快餐的點擊量能夠過億呢?它們有沒有可取之處?”
  誠如吳懷堯所說,在這個榜單推出後,網絡作家唐家三少、天蠶土豆等一批人被推到公眾面前,讓讀者瞭解到這些人真實的生存狀態,增加影響力。同樣也是基於這種考慮,吳懷堯又在今年推出了子榜單“明星作家富豪榜”:“這是因為明星的影響力可能會超過作家,這種情況下,推出這個榜單,有可能會刺激上榜明星的粉絲走進書店,像滾雪球一樣,把更多人帶到閱讀現場。同樣,每一個榜單都是吸引不同人群進入閱讀領域。”
  獎項頒發僅考慮熱點?回應:鼓勵不斷挑戰自我的作家
  除了子榜單設置不固定成為公眾議論的槽點外,“作家榜”主榜公佈後的盛典上宣佈的獎項設置也頗受詬病。去年的獲獎人有媒體人劉同(被冠以跨界作家的稱呼)、一些大熱的網絡作家……不由得讀者不發問:“作家榜”獎項的頒發僅考慮最吸引公眾眼球的那一批人嗎?
  吳懷堯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他讓記者回憶了一下今年作家榜文化盛典頒發的所有獎項中的“年度致敬詩人”獲得者何三坡——這個人並未上榜,但是卻獲得了最終的大獎,原因就在於他在這個領域的貢獻。吳懷堯說,作家榜的獎項會越來越多樣化,只要在這個領域里可臻極致,便能得到認可,同時,也會通過這個平臺放大有貢獻者的價值。
  “還有,在獎項的角逐方面,今年的年度致敬編劇蘆葦在候選人中並非熱門,編劇高滿堂、劉和平等人都是有力競爭者,但是經過組委會的激烈討論,蘆葦最終以黑馬姿態拿下該獎。”吳懷堯介紹,獎項設置並不僅僅考慮輸的銷量,也會根據過去十年內該人的作品產生多大社會影響,並非僅僅考慮當年度的熱點。
  為了證明這一點,吳懷堯最後作家榜最具份量的“年度致敬作家”舉例。他介紹,去年獲得該獎項的是學者易中天,而在文化領域,易中天並不見得是最出色的,“只是有些作家獲得名利後很可能停止寫作,但易中天卻在他‘如日中天’的時候,以一己之力寫作36捲本的中華史。我們鼓勵的是那些不斷挑戰自我、口碑銷量都好的作家。”
  調查數據是否準確?回應:有專業調查團隊 將推出新統計方式
  如果說,關於子榜單與最終獎項的設置還是一些可商榷問題的話,那麼在公眾看來,包括子榜單在內的一眾上榜作家名下標出的收入數據的正確性則絕不能有假——囊括數百人的榜單數據真的可信麽?早在前幾屆榜單公佈後,便不斷編劇、作家對此進行質疑。
  根據吳懷堯的說法,榜單公佈的數據準確度至少達到90%。不過他承認,數據調查確實有10%不太準確的情況,“有時收入會算高。原因在於我們雖然調查到實打實的銷售數據,但截止榜單發佈,版稅並未結算;有時也會算低,原因則在於假設瞭解到一部書的銷量後,根據調查結果給出數據,但事實上,雖然銷量可能不理想,作家卻已經提前拿到預付版稅。”
  為瞭解決這個問題,吳懷堯計劃推出新的統計方式。比如由作家主動申報,第一可以提供稅單作為數據採集的標準;第二提供出版機構加蓋公章的證明,保證計算方式更加科學可靠。吳懷堯也提到了主榜單公佈前一位網絡作家關於作家榜漏算其收入的質疑,他表示,在榜單公佈前與該作家通過電話,並且調研團隊從網站拿到加蓋公章的數據並沒有那麼高。
  “比如就作家作品的衍生品版權來說,有些是通過他個人直接出售的,這個數據怎麼調查?”吳懷堯反問道,“當這位作家的稅單當過來時榜單已經截止。網絡作家的收入變化極快,如果再將其加進來,,是不是意味著其他所有作家還要調查一遍?”
  同樣是出於查漏補缺的目的,吳懷堯為杜絕這種現象也想了主意:漏掉統計的數據一旦確認便作為明年上榜的依據疊加,“我們會有一個專業團隊來做這個事情。”
  “作家榜”將文學娛樂化?回應:借助明星的正能量去推廣閱讀
  除了獎項設置、是否規範等一系技術操作層面的質疑,爭論聲最大的點最終聚焦在“作家榜”是否將嚴肅的文學娛樂化的問題上。在不少讀者乃至評論家看來,一提到作家、文學,應該是一件嚴肅的事情,現在卻命名為“富豪榜”,並請作家以外的明星助陣,這分明是嘩眾取寵。
  “我不這樣看這個問題。”吳懷堯很鄭重的表示了自己的態度。他分析,任何事情都是雙刃劍,如何起作用關鍵在於看你握住的是劍柄還是劍刃,“之所以是明星,是因為這些人在某一個領域的特殊才華受到公眾認可,當他具有廣泛社會影響力的時候,我們要做的便是如何利用他們的正能量去推廣我們的閱讀。”
  吳懷堯進一步解釋,像作家榜曾經邀請過的蔣雯麗、陳坤等明星,平時可能很少有公開機會跟作家走得這麼近,跟作家分屬兩個不同群體,擁有不同的粉絲群,“請他們助陣為作家頒獎,起到的是‘握住劍柄’的力量,通過明星(對粉絲)的影響力去擴大作家的價值,同樣的,我們邀請的明星也都是尊重文化、真正熱愛閱讀的人。”
  與出席一些商業活動不同,這些受邀明星比如擔任今年作家榜閱讀星大使的韓庚,本身是不收任何酬勞的。吳懷堯認為,當明星們在作家榜這裡收穫有關“閱讀星大使”一類的身份後,再被問到相關問題就會自覺推薦好的作者作品,這樣就把超級明星變成閱讀推廣人,“所以說,作家榜實際並沒有把文學娛樂化、庸俗化。”
(原標題:“中國作家榜”創始人回應四大質疑:沒把文學娛樂化)
編輯:SN117
創作者介紹

仙境

zq96zqdkv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